推荐资讯

毫不同意今天睡得早一点结果到了半夜都被这些奏报人的人马操心

发布时间:2018-05-29 17:25 浏览:
  “哼!”迷胡冷哼一声,一回身,喝道:“走!”
 
    越吉刚来就捡了这么大的一个便宜,几乎一个屁都没放,就捡了一个大功劳,谁人看的不生气,但是也没办法,这一会越吉都不用将功劳揽过来,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功劳给了他越吉。
 
    迷胡阴沉着脸离开,看着身边疲惫的兄弟们,更是气的不行,只好减慢速度,缓缓的再回到新平城,给贾诩复命。
 
    “什么!”意料之中的惊叫,贾诩听到迷胡回来禀报的消息,差一点晕了过去,疑惑道:“匈奴人弃城退兵了!这个消息属实?”
 
    看着质疑自己的贾诩,还有一旁的那些汉人的将军,迷胡很是不爽,没好气的说道:“是!我赶到的时候,越吉大元帅已经站在了临泾的城头之上,大笑着跟自己说的!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张白骑都已经惊讶出了冷汗,其实也是他身子骨不行,看着贾诩,惊讶的指了指迷胡,道:“先生……这……这消息…………”
 
 第一百三十四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(1)
 
    面对众人的惊讶,贾诩正在极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,当然听到越吉冲向了临泾的那一刻的时候,贾诩心中“咯噔!”一下,他终于明白了李林的策略,正是要诱使越吉深入,攻打临泾,而后再围歼越吉,所以贾诩立即派遣迷胡去支援越吉,只要越吉没有被陷的太深,肯定可以安然无恙的撤回来,而正当贾诩还黯然的埋怨自己大意的时候,忽然更加惊天的消息传了过来,越吉竟然轻松的进了临泾城池,而李林的大军却已经撤出了城池,直接将城池让了出来,这是个什么打法?贾诩连听都没听过,难不成李林还真的要撤军?这也不可能啊?难道李林他家都不要了,中原都不要了?只要西北无事,刘和的所有精力都可以放在中原,主上的压力也可多骤减,就凭着群龙无首就一个小娃娃统领的军队,根本不可能支持住各路诸侯的围攻!他李林就这样的放弃,看着自己十几年的心血,甚至是至亲至爱之人就这么受虐?怎么可能!肯定是另有玄机!
 
    但是是什么玄机,算无遗策的贾诩如今也是已经看不明白了,兵法皆出自于兵书,而贾诩身为谋士,更是博览群书,才回在战场之上游刃有余,加上自己高超的智商和心计,更是可以算计道敌军的心理,只是贾诩不愿意去表达,贾诩是一个苦命人,自幼就没过过什么安生的日子,所以作为一个只知道保命的人,贾诩是不会管过多的事情,但是司马懿的出现,将贾诩重新挖掘了出来,没有人知道贾诩为什么会死心塌地的跟着司马懿,也想贾诩也不知道,张白骑,徐晃这些人为何会跟着司马懿一样,就这样,贾诩得到了重用,以至于到了现在这样的位置,可是敌人在前,贾诩忽然已经看不清敌人的动机,对于一个心理绝对有数的贾诩来说,胜负先不论,就这样的情况,对贾诩都是多么痛苦的事情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咳咳…………”贾诩开始剧烈的咳嗽,身边的胡车儿连忙上前,给贾诩轻轻的拍着后背,张白骑也是立即喝道:“赶紧将先生的药热好拿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门外自然有人答应一声,不一会,便有士兵将冒着热气的药拿了进来,贾诩这样的军师,在张白骑的黄巾军大营之中,可是重点保护动物,当然是照顾的无微不至,张白骑立即接过来士兵手里的药,因为很是紧张的战斗,贾诩最近几天都没有按时服药,所以张白骑都是在时刻的命人准备着,只要是贾诩空闲下来,立即就命人拿来药,但是现在看着贾诩的样子,好似是病有些加重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来先生,喝点药!会好一些!”张白骑轻声说道,众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,就连迷胡的眼睛都看了过来,被人的目光是担忧,而迷胡的目光是不解,为何这些人对于这个弱不经风的老头这样的尊敬和爱戴?
 
    “嗯!”贾诩刺溜刺溜的喝了两口,咳嗽立即就给压了下去,索性直接喝了几大口,将碗里的药喝了个干净,贾诩用手帕擦擦嘴。
 
    “呼…………”一口气终于缓了过来,贾诩立即下令道:“广派探马,李元杰绝对不会撤军,立即要找到他大部队的迹象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立即喊了一声,随即,新平立即派出大量的探马分散到各处…………
 
    是夜,朔风如刀,步入冬天的西北上,夜风是何其的凛冽,但是就是这样,也不能阻挡战事的发生,东羌人大营之外的之外,一小队人马缓缓而来,才呼呼的寒风下,虽然很是受苦,但是风声已经完全掩盖住了众人行进的声音,而且这伙人还很是知道从哪个方向接近东羌人的大营,正是他们顺风,而对面大营逆风的方向,东羌人的巡逻兵冲着这边眼睛都睁不开,很难发现这么一小股的部队。
 
    “嘿!去卑,这个真成吗?”黑夜之中,一个人嘀咕了一声。
 
    “别废话,这是头儿的军令!让你怎么干就怎么干!”那人一出声,立即遭到了不满的回击。
 
    不错,这股人马,正是去卑,还有……额……大概几百人的骑兵,都不急着用马代步,却比带着家百人下马步行,一点一点的接近了东羌人的大营,看着架势,根本就不是来偷营的,到时像来偷盗的…………
 
    去卑连天都不用看,直接道:“差不多了!开干吧!”
 
    “好嘞!”后面几百人立即哼了一声,纷纷拿出来马匹上的弓箭,弯弓搭箭对准了东羌人的大营。
 
    去卑也是拿出弓箭,借着月光还有东羌人大营内的火把闪耀的光芒,瞄准高塔上的东羌人,眼睛一眯……“嗖!”一声枪响。
 
    “额!”高塔上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是感觉有些不对劲,晃了晃身子,自己的力量怎么忽然迅速的流失,都不需要低头,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低不下脑袋了,东羌人眼睛往下一看,自己的脖子已经被一支狼牙箭贯穿,这个时候,他才意识到,自己要死了,那就死吧…………“砰!”高塔上的东羌人掉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嗯?怎么回事?”匈奴人的诡计多端,经常夜袭,东羌人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十分的警觉,加上一个人掉了下来,一旁的人立即发现,凑了过去,但是还没走几步,便停住了,因为他的胸口也插进了一支箭矢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嗖嗖嗖…………”一支支的箭矢射了过来,去卑带领击败哥弓箭手不停的放箭,加上自己处于的位置就是顺风,更加的加大了箭矢的射程,其实去诶距离东羌人的大营已经很近。
 
    “放火箭!”去卑呼了一声,众人立即将换了箭矢,点上活,直接射向了天空,凛冽的朔风会把自己的箭矢直接带到东羌人的大营里面去,不一会,东羌人的大营便燃起了火,风借火势,火借风势,火势逐渐加大。
 
    看着已经起火的东羌人大营,去卑立即喝道:“上马!走!”
 
    “喝!”几百人轻哼一声,立即飞身上马,毫不犹豫,立即策马而走,而东羌人的大营的大门已经打开,竟然在营外朝里面射箭,很快就可以发现箭矢的来源,东羌人也不是善茬,立即策马追击,只可惜,等到他们到了去卑放箭的地点的时候,去卑那几百人,早就已经消失在了黑夜之中。
 
    “妈的!狗日的匈奴人!”带队的东羌人骂了一句,道:“跑的倒是快!”
 
    一旁立即有人纳闷道:“将军!匈奴人不是说撤退了嘛?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?”
 
    那将军犹豫了一下,缓缓道:“撤退时撤退了,肯定有不少的逃兵从军营里面逃了出来,这些人估计就是一伙逃兵!人数不会多,不然以那帮匈奴人的秉性,都到了大营外这么近了!怎么可能就是放箭而不打进来!”
 
    “将军真是厉害啊!”身边人立即一剂马屁送上。
 
    那将军一挥手,道:“好了,立即回营救火!晚上盯紧点,这些匈奴人的逃兵肯定是没有吃的了!才回到咱们营外想要讨点好处,要是你们大意了,让匈奴人冲进来,被说你们!我的脑袋都保不住!”
 
    “是!”众人答应一声,立即回了大营。
 
    过了能有一个时辰,这座东羌人的营寨火已经扑灭,损失并不多,毕竟只有个几百人,几轮箭矢之下,能有多大的破坏力,东羌人并没有放在心上,只是加强了戒备,在疲惫之下,不少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,而就看到黑夜之中,又一个相似的场景出现了,一小伙几百人的人马悄悄的接近了东羌人大营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快快快!”为首一人不停的催促着,随即抱怨道:“妈的,真他娘的冷,赶紧干完活,老子尼玛要冻死了!”
 
    这样的话唠是多么的熟悉,此人不是被人,正是豹哥,去卑走了,把豹哥换了上来,在冬季,夜袭是十分痛苦的,寒冷,朔风,幸好还没到下雪的季节,不然更被说是多么的困难了,连仗都没法打,更别说是夜袭了!
 
    “嗖嗖嗖…………”在豹哥紧急的催促下,这轮的箭矢明显要比上一轮快上不少,不一会,东羌人的这座大营再一次燃起火来,东羌人大惊,一面扑火,一面从了出来,跟上次一样,敌人已经是跑的无影无踪。
 
    “啊!妈的!这些个匈奴狗!敢不敢跟老子整刀真枪的打上一场啊!”守营的将军冲着西北风大骂着,也不怕呛风,愤愤不平的回了大营,依旧是灭火,吩咐加强守备和巡逻,但是一个时辰之后,相同的场景有上演了,这一会,将军都已经疯了,跟一条疯狗一般的冲出了大营,但是他已经想到了结果,匈奴人依旧是逃跑的无影无踪,剩下的只有寒冷的西北风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三十五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(2)
 
    这一夜,东羌人在外的各处大营没有一处消停的,每一处大营都是不断的遭到了匈奴人的兵马袭击,每一股匈奴人的兵马都是非常少,根本都不成规模,黑夜之中想抓都抓不到,东羌人也想在外埋伏,等着匈奴人,守株待兔,但是这个方法根本不奏效,匈奴人就好像是知道了一般,东羌人不出大营,便用弓箭射大营只要东羌人在大营埋伏,就弓箭射这些埋伏的人马,射完到头就跑,根本没有一点犹豫,黑夜的西北风下,到处都上演了马抓老鼠的游戏,只可惜这个猫真是太烂了,一只老鼠都没抓到,一通折腾之下,不少人都被急的直冒汗,在寒风中不一会全尼玛冻感冒了,而匈奴人每一波的人都不一样,反正他们人少,分得开,道东羌人这边就好像是半夜里起床上个大号一般,上完了就回去接着睡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报…………我军北方各处大营受到偷袭!”
 
    “报…………我军南方各处大营说道偷袭!”
 
    “报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恶报跟雪花一般,不停的奏报了贾诩的面前,本来已经染病的贾诩,毫不同意今天睡得早一点,结果到了半夜都被这些奏报人的人马操心,披着厚厚的斗篷,贾诩仔细的看着每一封的奏报,眼色越来越阴沉…………
 
    匈奴人不停的袭扰大营,让营中人马不得安宁,这回多麽毒的奸计啊!贾诩的心中不停的感叹着,但是自己哪里敢闹然出击,李林何等人物,要是真的让军队贸然出击,遭到埋伏怎么办?被李林趁着你出营的时候抢了你的大营怎么办?难道兵马要在外面冻死吗?
 
    贾诩的大脑有一次飞速的转动,不能这样下去,本来是自己已经处于了主动地位,怎么忽然改了模式,现在好像是自己处于被动了,天时地利人和都在自己这里,寒冬之下李林的兵马散布在外根本挺不了多久,而这里还是西北,不是李林的辽东和中原,兵马方面本来自己的兵马就比李林手里的匈奴人兵马要多,更被说如今越吉的三万东羌人精锐的加入了!
 
    “先生!”听到消息的张白骑带着孙观和彭脱赶了过来,道:“听说城外各处大营遭袭!”
 
    贾诩缓缓点了点头,孙观立即怒声道:“那些个东羌人肯定是被李林给抢了大营了!哼!”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”贾诩叹息一声,要是直接抢了大营就好了,将手里的奏报随即拿起两份递了过去,道:“你们看看吧!咳咳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众人将奏报接了过来,这回都不用传着看了,因为奏报很多,而且情况几乎都一样,众人惊异的看着这一切,孙观立即骂道:“哼!这个越吉,还他娘的说什么匈奴人畏惧他的威力,已经撤走了,这么多的奏报,怎么可能是一股流窜的残军!”
 
    就连孙观都看了出来,谁还看不明白这些人马是怎么回事,张白骑立即问贾诩道:“先生,那……现在该当如何!”虽然这样的偷袭造不成什么是实质性的后果,但是东羌人都一帮暴脾气,时间长了被这样的骚扰,不一定会做出来什么过激的事情来,如今刚刚有点胜利的兆头,谁会想让这些250的东羌人给扰乱的计划。
 
    贾诩宁声说道:“立即安排一座假的营寨,引诱李林的人马来抢!”
 
    张白骑眼珠子一转,立即明白过来,拱手道:“诺!”随即立即前去布置。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