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冲出来一大堆骑兵,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

发布时间:2018-05-29 17:36 浏览:
 “嘿!”就看马超枪尖就要刺进迷胡身体的之后,只看马超嘴角微微一挑,枪尖竟然胡人变了个方向。
 
    “叮!”一声脆响,蕴含了距离的枪尖直接打在了迷胡手中狼牙棒之上,迷胡的身体本来便已经十分的不协调,马超的银枪一股巨力的作用下,迷胡身子不稳,直接从胯下战马上栽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喝!”迷胡一声闷哼,感觉自己眼前事前正在急速的下降,战马上长大的他知道,自己这是要栽下去了,猛然一提气,狼牙棒往后一甩,想要用狼牙棒击打在地上,借力而起,可是对面的马超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,银枪刺出一击打的迷胡森之倾斜,立即一摆枪尾。
 
    “啪!”马超的银枪直接敲在了迷胡的胸口之上。
 
    “噗!”迷胡只感觉胸口剧痛,喉咙里面立即腥的咸的都有,根本无力在完成那样高难度的动作,从马上就好似是被马超直接拍下来了一样。
 
    “砰!”迷胡栽倒下来掉在了地上,但是可不要忘了,此时此刻大军是在奔袭途中,当迷胡栽下去的那一刻,最害怕的不是他自己,而是特身后直接策马奔驰而来的东羌骑兵,自己将军竟然直接冲着自己栽了过来,自己是多么的害怕要是将军栽倒栽了地上,而下一刻,他眼前就是自己的马蹄啊。
 
    骑兵作战之中,真正被敌军用兵器杀死的士兵并不多,出了想胡人这样以马上为家的民族,汉人更是很少会出动大规模的骑兵队伍,李林控制了大汉一半以上的战马生产地,但是李林的骑兵也没看到一派出去就是好几万好几万的,骁骑营什么的,也就几千骑兵,而骑兵作战之时,最恐怖的就是冲锋时候的那股气势,而这股气势一弱下来,骑兵最大的弊病也就暴漏出来,那就是十分同意发生踩踏事件,而且一般踩死的都是自己的人,此时此刻,迷胡栽倒下来,面临他的就是他身后无数的东羌骑兵战马的马蹄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迷胡被马超狠狠的一拍,到时改变了迷胡一点栽倒的方向,没有让迷胡直接撞道后面的骑兵,但是迷胡的依旧凶险,“啊嘿!”马超一看如此情形,厉声喝了一声,银枪立即刺了出去,喝道:“赶紧抓住我的枪!”
 
    迷胡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栽下马来是多么的凶险,一看马超的银枪过来,就好似是自己的一株救命稻草一般,也不管马超是不是自己的敌人了,下意识的就伸出了手,抓住了马超的枪头,锋利的枪头立即就割伤了迷胡的手,但是都这个时候了,那里还顾得上这些细节,迷胡狠狠的抓住马超的枪头,马超立即调转马头,向前跑去,后面银枪一路的拖着迷胡。
 
    而迷胡被马超一直拖着,很是狼狈,身体与地面的剧烈摩擦,迷胡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被磨的破烂不堪,但是迷胡还是牢牢的抓住了马超的枪头,这要是一松,自己就不是破烂不堪了,而是被践踏成肉泥了。
 
    后面的骑兵看到将军栽了下来,也是立即减速,没一会,后面的战马已经全部停了下来,而马超的人马,早就已经停了下来,在那里抱着膀子看戏。
 
    “吁…………”马超止住了胯下战马,在回头一看迷胡,已经跟乞丐一般,双手已经血肉模糊,但是一条命可是保下来了。
 
    “将军!”身后东羌士兵大喊一声,立即飞身下马冲了过来,迷胡已经松开了自己的双手,马超赶紧收回银枪后退了几步,东羌士兵立即冲了过来,将迷胡为了起来,还紧握着兵器,警惕的看着四周的马超麾下的士兵。但是再一看那些士兵根本就不像是等待着一场厮杀,而是在等待着回家吃饭…………
 
    东羌士兵将迷胡扶了起来,迷胡也是条汉子,硬是一声没哼,胡人马上就是自己的家,啥东西都有,也有人带着包裹的纱布来,赶紧给迷胡血肉模糊的双手缠上,而马超就静静的在那里看着。
 
    不一会,迷胡包扎完了,一挥手,道:“好了!都把兵器放下吧!”
 
    “额?”东羌士兵一惊,回头看着迷胡,道:“将军,这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迷胡已经被包成粽子的手,让两名士兵给自己扶了出来,站在了马超的面前,缓缓道:“多谢了!你救了我一命!”
 
    马超邪邪一笑,拱拱手,道:“不客气!”
 
    迷胡态度一转,很是愤恨的说道:“但是我败的很是不服!不服!”
 
    马超眉毛一挑,嘿嘿笑道:“呵呵!迷胡,你要知道,战场厮杀,胜者为王,不是的武艺厉害你就一定能赢得!打仗,是要靠脑子的!”说着,马超忽然仰天长啸。
 
    “啊呵呵呵,呵呵呵呵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只听一阵马蹄声大作,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冲出来一大堆骑兵,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,估计要有个五六千人。
 
    马超指了指四周,缓缓道:“其实从一开始,迷胡!你就已经输了!”
 
    迷胡看着已经将自己围得严严实实的敌军,心里叫苦不迭,哀嚎一声,道:“诶!真是后悔没有听大哥的话啊!”
 
    马超嘴角微微上挑,一直迷胡道:“迷胡!你还有脸说你的大哥,告诉你,你大哥已经要给那越吉给害了!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迷胡忽然惊叫一声,迷当是迷胡的亲大哥,更是迷糊的逆鳞,因为军棍,迷胡差一点在贾诩面前当众造反,现在一听大哥有危险,迷胡当然是立即将心脏提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他敢!”迷胡怒吼一声。
 
    “嘿嘿!”马超戏虐的一笑,道:“他是大元帅,他有何不敢?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我……他…………”迷胡已经急得语无伦次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 
    马超一看,自己就帮他说了,对迷胡道:“你是不是想让我现在放了你,好让你去就你的大哥啊!”这哪里是帮这迷胡说要说的话,这是赤裸裸的拐带,直接把迷胡从犹豫之中拉倒了马超所说的话上。
 
    “是!”迷胡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你能不能放了我!我要去救我大哥!”
 
    马超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,道:“你是东羌的将军,我好不容易将你抓住,你竟然还要我放了你!怎么可能啊!”
 
相关阅读